饮觞君

三色,小说都不敢怎么写,善良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,希望不会在无疾而终